<em id="hetnw"><acronym id="hetnw"><u id="hetnw"></u></acronym></em><th id="hetnw"><track id="hetnw"></track></th>

<button id="hetnw"><acronym id="hetnw"></acronym></button>
<rp id="hetnw"></rp>
  • <button id="hetnw"><acronym id="hetnw"></acronym></button>

  • 子承父業 鄔宗岳烈士之子加入國家登山隊后年年都要去珠峰

    2019年10月10日 08:55:50 來源:成都日報
    記者 王李科 編輯:許成嵩

    鄔宗岳烈士雕像

    鄔宗岳烈士生前和兒子的合影

    鄔宗岳烈士生前和家人的合影

    鄔宗岳烈士大兒子鄔前星在父親雕像前

      “生離死別,最難受的還是親人……”數千字的文章,字字透露了無限思念——這是鄔宗岳烈士的愛人王明秀在《珠穆朗瑪一青松》一書中,以《憶我的愛人 親密的戰友——鄔宗岳》為題,寫給長眠于珠穆朗瑪峰的英雄鄔宗岳烈士的紀念文章,而這篇感動世人的文字對于鄔宗岳的大兒子鄔前星來說尤為珍貴,10月9日,鄔前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每每想念父親時,我都會將這些文字拿出來細細品讀,透過字跡仿佛可以感受到父親正在朝著我微笑。”

      “以前常聽母親說,她和父親結婚十九年,相聚的時間加起來也不過三四年。”談起父親鄔宗岳烈士,鄔前星眼眶紅潤,在他記憶中,父親總是與母親和自己還有弟弟聚少離多。“即使一起在成都生活的時候,父親忙于訓練,總是在自己睡著以后才到家,我還沒有醒的時候,父親又開始訓練。”鄔前星向記者回憶道,“記得1963年,登山隊在蘭州集訓,母親就帶著6歲的我前往蘭州,而當父親在北京訓練時,我們就去北京……兒時我就這樣跟隨母親,奔著父親在各地的訓練地探望他。”盡管從小與父親鄔宗岳聚少離多,但對于鄔前星而言,這輩子影響自己最大的就是父親。“我從小就為父親的工作感到光榮。”青年時鄔前星毅然選擇參軍,堅定不移地沿著英雄父親走過的路前行。直至1983年鄔前星從部隊轉業后,也選擇加入到了國家體委登山隊,繼承了其父親鄔宗岳的遺志。

      “其實,當初對于自己加入登山隊的決定,不僅沒有得到家人的支持,登山隊的領導也給我設置了一些障礙。還好心懷堅定信念的我順利通過了重重考驗,成為了國家體委登山隊的一員,這一工作就是12年。”在鄔前星這12年的“登山人”生涯中,“不給英雄父親丟臉”成為了他時刻在心里提醒自己的一句話,正因如此,他在登山隊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當個合格的“登山人”。當時熟悉鄔前星的登山隊隊友胡峰嶺、馬木堤等人,都說他像極了他父親。“他們說在我的身上,看到了有很多我父親的影子。

      在登山隊的12年中,鄔前星都盡心盡責地完成好隊里交予的每一項工作,忠于職守的他在1985年中美聯合登山隊攀登6973米的木孜塔格峰時,光榮地成為了中方五人登頂中的其中一員。而就在鄔前星與登山隊隊友成功登上木孜塔格峰那一刻,控制不住情緒的他流下了熱淚。“在登山隊的時候,我們年年都要去珠峰,最高去過6500米的三號營地,大本營有我父親的一個墓碑,以往我每次到達那里都會去祭奠。”鄔前星告訴記者,如今他們一家人只要經過成都,都會來到成都理工大學橘頌園祭拜鄔宗岳。“爸爸的遺體還在8000多米的雪山上,除了珠峰,成都理工大學的這尊雕像是我們全家唯一一個可以到達并紀念他的地方。”

      本報記者 王李科 文/圖

    特色欄目
    你懂的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