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hetnw"><acronym id="hetnw"><u id="hetnw"></u></acronym></em><th id="hetnw"><track id="hetnw"></track></th>

<button id="hetnw"><acronym id="hetnw"></acronym></button>
<rp id="hetnw"></rp>
  • <button id="hetnw"><acronym id="hetnw"></acronym></button>

  • 無錫高架側翻一遇難者系四川人 女兒看到車牌一度站不穩

    2019年10月12日 07:03:25 來源:華西都市報
    記者 杜江茜 沈軼 柴楓桔 編輯:許成嵩

      初步的調查結果,公布了。

      10月11日早上7點左右,針對發生在10日18時10分的無錫市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側翻事故,無錫市事故救援指揮部發布消息:經現場搜救確認,橋下共有3輛小車被壓。其中,1輛系停放車輛(無人,駕駛員已找到);1輛車上共2人,已死亡;1輛車上只有1人,已死亡。側翻橋面上共有5輛車,其中3輛小車、2輛卡車。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

      同時,經初步分析,上跨橋側翻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

      突如其來的事故,打破了這個城市的寧靜。作為無錫市北部地區一條主要的東西向過境貨運通道,一直以來,312國道就承擔著往來于上海、蘇州、無錫、常州、南京之間大量的過境貨運交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事發地段,不但是目前無錫最擁堵道路之一,而且周邊地塊物流和鋼材企業眾多,附近幾百米外,就是目前無錫最大的鋼材市場東方鋼材城。針對312國道的改造工程原定年內開工。

      很多人一夜未眠。在蘇州,徹夜等待的大華(化名)等到了他最不想面對的消息,事發時,表姐正好開車駛過高架橋下,和侄女一起,在回家的路上遇難。

      “生命的重量,比我們想的重得多,比超載車輛重得多,比坍塌的大橋重的多。”大華寫道。

      A事發的路段

      312國道穿城而過 是無錫最擁堵道路之一

      在手機地圖上,無錫市毛細血管般貫通的交通,到了錫港路一段有部分已是灰色。更準確點,那是312國道K135處,在現場,接近20米長的高架橋,整面側翻,砸在地上。

      事發后,周邊的交通立即嚴重擁堵。

      對于無錫而言,312國道有多重要?

      就在事發當天,無錫市城市重點建設項目管理中心網站才發布了針對312國道無錫段錫沙路東-通江大道、飛鳳路-金城東路的改擴建工程環境影響報告表征求意見稿。

      其中,在談到312國道擁堵情況時提到,這條國道穿越無錫市區全境,日常既要承擔長途交通,又要承擔城際間和城市內部中短途交通的出行,交通量大,服務水平總體較低,部分路段擁堵嚴重,通行效率低。加上貨車比例高,進一步加劇了擁堵程度,減緩通行效率,現狀通行能力和通行狀況已經不能滿足交通需求,亟待改善。

      因此,無錫市交通運輸局擬投資15.74億元,對312國道(錫沙線-通江大道)進行改造。此外,還擬投資75.52億元,對312國道(飛鳳路-金城東路)進行改造。

      事實上,這不是無錫市第一次對312國道進行改造。早在2003年,就斥資15.6億元擴建312國道無錫段,部分利用老線和部分路段優化改線相結合,擴建改造里程48.43公里。

      “這段路堵不是一天兩天了。”一位在事發地附近開店的市民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大家都習慣了各種貨車轟隆隆地開過。”

      針對改善312國道交通擁堵狀況,記者在無錫市政府官網查詢到,2018年年底,就有無錫市人大代表提出相關建議,而在無錫市規劃局的回復中,也坦承目前312國道的擁堵。其中提到,“特別是G312、S342省道共線的北環路段,周邊地塊物流和鋼材企業眾多,高峰時段擁堵頻發,也已成為目前無錫市最擁堵的道路之一。”

      記者注意到,10日傍晚發生橋面側翻的錫港路上跨橋,正位于回復中提到的312國道北環路段。

      B事故的原因

      “超載是主因” 超載大車偏心行駛釀大禍

      一邊是整個道路的常年高負荷運轉,另一邊,因為事發周邊物流和鋼材企業眾多,長期以來貨車來往頻繁。此次事故,初步分析為運輸車輛超載所致。

      “超載有多厲害,能把橋壓垮?是否是豆腐渣工程?”結果一出,引發不少質疑。

      對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國家一級注冊結構工程師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根據目前網上的視頻和照片,現場為單橋墩梁式橋發生側翻傾覆事故。結合現場橋面大車和掉落的鋼卷,初步判斷事故原因是大車超載和偏心行駛造成橋梁側翻。

      “其中超載是主因。”該工程師分析,該橋梁為單橋墩梁式橋,橋墩設置在中間,超載車輛行駛在橋面最靠邊的車道,偏心荷載產生傾覆力,超過橋梁最大設計承載力,造成側翻傾覆。

      根據側翻現場的視頻,貨車確實存在嚴重超載行為。視頻中,卷鋼單卷28噸,圖中單輛貨車至少運了4卷,也就是112噸,加上貨車自重20噸,一共就是132噸,圖上至少兩輛車,保守估計至少也有200噸。他舉例說:“就類似大理石圓桌,太胖的人坐在邊緣就會翻掉。坐中間或者瘦一點坐邊上就沒事。”

      單橋墩梁式橋之困

      原定年內啟動快速化改造

      這不是第一例發生傾覆的單橋墩梁式橋,過去十幾年來,在杭州、天津、浙江上虞等地,都發生過類似的事故。而單橋墩梁式橋在國內城市并不少見。

      此前媒體報道中提到,單橋墩梁式橋是指在橋板下采用單點支撐的橋梁,外形簡潔、造價低、占用橋下空間小,再配以輕巧的整體橋板。但是在通過超載重車時,在偶然偏心荷載作用下,可能發生整體橫向失穩。

      在2012年哈爾濱一起高架橋上行匝道垮塌事故中,查明直接原因就是貨車超載。事發時,單側同向行駛的4輛貨車核載總量為102噸,實載總量為395噸,車、貨總重量將近500噸,最終導致了4臺貨車翻落,造成3人死亡、5人受傷的特大事故。

      在312國道無錫段的上一次擴建中,全線按一級公路標準設計,設計時速為100公里(其中城鎮段80公里/小時),全線采用雙向四車道和六車道兩種形式。同時,在另一條提問中,無錫市規劃局答復稱:“已經計劃近期啟動G312的快速化改造”。

      C 生命的重量

      一對母女回家路上不幸遇難

      此次事故造成的3死2傷中,有一對是母女,遇難于她們每天回家的路上。

      死者家屬大華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他的表姐今年剛到而立之年,個性溫婉柔和,對孩子的愛讓她堅持在教師崗位近十年。表姐給侄女取小名艾米,英文意思是嬌小可愛的女孩。艾米剛上幼兒園中班,還在會提醒長輩吃零食前要洗手的年紀。

      “還好,我這個總是不怎么近人情的舅舅,每次都記得給她帶些甜食,也算留下些許可愛的回憶。只是不知道上次的蔓越莓綠豆糕合不合她胃口,下次,算了,還有什么下次呢。”在悼念文章中,他寫道:“生命的重量,比我們的想象重得多。比超載車輛重得多。比坍塌的大橋重得多。”

      一位四川單親父親駕駛轎車被壓橋下

      女兒看到車牌,一度站不穩

      另據新京報報道,10月11日,遇難者王某的鄰居告訴記者,王某是一名單親父親,家里有個女兒,正在讀初三。王某女兒得知父親出事后痛哭流涕,一度站不穩,情緒低落不肯吃飯。

      據介紹,王某駕駛的白色轎車事發后被壓在側翻橋面下,王某不幸遇難。王某是一名單親父親,在某機床制造公司任經理,家里有個女兒,正在讀初三。鄰居介紹,王某一家是四川人,在無錫居住多年。事發當晚,王某女兒看到事發現場視頻中父親的車牌后,痛哭流涕,一度站不穩,情緒低落不肯吃飯,親屬及鄰居們都上門安慰。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 杜江茜 沈軼 柴楓桔 江蘇無錫報道

    特色欄目
    你懂的网址导航